常熟新聞網首頁

手機新聞網

新聞客戶端

荷塘風韻

從南湖濕地公園大道走過來,視野里布滿綠色生態植物,不經意間,一大片荷塘出現于眼前,柳樹掩映,別有天地,令人喜出望外。

一年四季,荷塘風景旖旎,韻味十足。

春光明媚,荷葉悄悄地露出笑臉,鋪在水面上,大大小小,新綠喜人,可用宋朝詩人楊萬里的詩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來描繪。一場春雨,嫩葉慢慢地舒展開來,荷葉如盤,碧綠碧綠的,仿佛剛剛完成的水墨丹青。雨落在荷葉上發出沙沙的響聲,晶瑩的水珠匯聚成一汪清泓。

人們走過來,荷塘邊開始熱鬧起來,荷塘睡醒了,青蛙游出水面,在荷葉上跳來跳去,還唱著快樂的歌,一群群小魚為它們伴舞。鳥兒在上空自由飛著。三三兩兩的花骨朵被青梗擎著,亭亭玉立。

盛夏,荷花怒放,“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來賞荷的游客越來越多,三五成群,笑逐顏開,在岸上用相機或手機拍照留影,悠閑自得,面對這迷人的荷塘,真有點“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荷塘開闊,滿滿的團團綠荷葉,風從荷上過,再吹到身上,沁涼似水,還夾著縷縷清香。

身后樹上的夏蟬“知了知了”地鳴叫著,歡快如彈奏的曲子。

盡情觀賞間,游人也成了這幅“夏日荷風”畫卷中的風景。

對岸塘堤邊,垂柳微蕩,綠絳拂水,陽光普照,樹影婆娑,葉下水清且漣漪。

如果在夏夜賞荷,則另有一番情趣。月光下的荷塘靜謐而朦朧,像美麗的夢境。猶如《荷塘月色》中描寫的:“微風過處,送來縷縷清香,仿佛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綠葉上的荷花色澤清麗,有純白、白里帶紅、紅里帶粉……月灑清輝,荷花花瓣片片純凈透明,風悄悄拂過,荷花輕輕搖曳,幽香四溢。這一大片荷塘,好像天上的瑤池一不小心下跌落人間。

夏末初秋,荷花陸續謝了,荷梗上結出青青蓮蓬,這時的荷塘成熟了,大大小小的蓮蓬,有的青澀如璧,有的暗綠發黃,有的已經變成褐色。“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這是南朝樂府古辭《西洲曲》中的名句,一個柔情女子在荷塘中撥弄湖水一樣碧色蓮蓬的景象,十分傳神。這個時節,正是賞荷吃蓮子的大好時節,觀賞之時,剝幾粒蓮子品嘗,清心解熱,又多了幾分雅趣。

放眼而望,荷塘里的荷葉、蓮蓬、謝了一半或依然綻放的紅色荷花,錯落有致,如畫家齊白石筆下的水墨畫《秋荷》,盡顯荷塘秋韻。他在《秋荷》圖上題詞:“不染污泥邁眾芳,休嫌荷葉太無光。秋來猶有殘花艷,留著年年紙上香。”齊白石一生對荷花情有獨鐘,早年在家鄉生活時,從新宅梅公祠到老屋星斗塘,“沿路水塘內,種的都是荷花,到花盛開之時,在塘邊行走,一路香風,沁人心胸。”

秋意漸濃,池塘清瘦,墨綠的荷葉經絡清晰,一瓣瓣凋落的荷花,是一枚詩意的秋色書簽。藍天白云下,秋天的荷塘更有韻致。

冬天來了,你不妨去荷塘邊走走,去看看它繁華落盡的美,殘葉枯荷迎霜傲立,枝葉橫斜,深深淺淺,如一幅寫意畫。你還可以看到水鳥飛過來,立在摘了蓮蓬的梗上,嘰嘰喳喳地鳴叫,那叫聲在靜謐的野地里更加清亮動聽。

“留得枯荷聽雨聲”。在李商隱筆下枯荷也是這般詩意唯美。雨過天晴,陽光下的荷塘像染了金色,風過湖面,枯荷倒映于水波,像一幅動感的油畫。冬日的荷塘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頹廢,南湖濕地公園保持生態的原生性,白鷺和野鴨給沉寂的荷塘帶來生機。水中有機質豐富,水草肥美,利于魚蝦生長。魚蝦多,又是封閉式種植,便成了水鳥的天堂。

美麗的荷塘,是人們詩意的棲息地。荷塘的每個季節都是一首詩。人在靜靜的湖邊,在藍天白云下,在夏風秋雨中,看荷,看自然界的鮮活生命。轉身離開時,你的內心也許會滋生出淡淡的惆悵,但更多的是期待,期待下一次重逢。

    聲明:所有來源為“常熟日報”和“常熟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0512-52778455,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責任編輯:陸怡文]

標簽:

pk10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