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聞網首頁

手機新聞網

新聞客戶端

做一顆詩壇的石子

“做一顆詩壇的石子。”每當我想起這句話,就感到有一雙小手在輕輕觸動我的內心,感到有一雙眼睛在悄悄注視我的靈魂。這句話也讓我數十年來,在整個寫作體驗中能夠沒有野心卻始終堅持不懈,讓熱愛閱讀與寫作成為我生活乃至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這句話是1992年8月4日下午,原詩刊社主編張志民在我筆記本上題寫勉勵我的。當時我正在北京魯迅文學院參加《詩刊》社組織的青年詩人詩歌筆會暨培訓班。

我從小受家庭影響很深,曾祖父在民國初創辦學校并任校長,是地方議員;祖父也是教師,他們先后舍家投身革命而犧牲。新中國成立后,初中畢業的父親在有關部門工作,家里有大量各種類型的藏書并開設了家庭圖書館,對外出借閱讀。“文化大革命”中父親被人誣陷開除公職,家被抄,藏書也全部沒收。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父親平反,可惜那些沒收的財物不知去向,包括那些藏書。

小時候,由于喜歡讀書,家里人和鄰居都叫我“書犢頭”,還因為喜歡一個人躲在房間讀書并像女孩子一樣害羞而被稱“盤房小姐”。那樣的年代,閱讀能讓我忘記一切,讓我打開自己精神與心靈的翅膀。讀著那些名著仿佛自己就是那書中的主人公,心隨著那些人物的命運起伏波瀾。有時候也偷偷地在紙上涂寫一些文字,并幻想自己成了一本有靈魂的書……

真正開始寫作,是在師范學校的時候。我17歲高中畢業,高中讀書期間因當了課代表沒有及時收齊同學數學練習本去交,曾被數學老師沒收掉一部正在閱讀的小說。后來參加工作當民辦教師,怕被領導說不務正業,每天晚上總鉆在宿舍被窩里偷偷看書。1980年我考上師范學校,在學校里有一段時間迷戀閱讀外國文學,自己模仿著西方意識流的創作手法寫了兩個短小說,被學校墻報登出來了。學校校長看見后把我叫去給了我一把鑰匙,說喜歡讀書寫作,去擔任學生閱覽室管理員吧。于是,我的課余時間全部埋頭于閱讀各種各樣的文學期刊,進行寫作,也開始向刊物投稿。師范畢業后,業余時間我是市圖書館的常客。由于經常在市文化館《常熟文藝》、市文化宮《工人文藝》等油印刊物和櫥窗里發表小說、詩歌等,認識了文化館的金曾豪等老師,受教很多。1984年,在《常熟市報》發表的小說《考驗》獲得常熟市首屆“虞山文學獎”。當年我成為市文化部門成立的“常熟市業余創作中心組”16位成員之一。之后,我的詩歌還多次在蘇州市“十月詩會”活動中獲獎。

1992年,我在《詩刊》上首次發表作品。當年暑假,參加了《詩刊》社在魯迅文學院舉辦的筆會和詩歌創作培訓班,有幸聆聽到了鄒荻帆、張志民、韓作榮、楊子敏、雷霆、丁國成、王燕生、朱先樹、周所同、李蕙敏、梅紹靜等許多老一輩詩人、名家老師的詩歌講座(他們都在我筆記本上留下題詞與簽名);尤其是王燕生老師的幾次夜晚閑談使我在詩歌創作與為人品德上受益匪淺。而張志民老師題的“做一顆詩壇的石子”,讓我莫名難忘。1993年《詩刊》再次發表我的作品。這年10月,蘇州古吳軒出版社出版了我的第一部詩集《水邊的情詩》,《詩刊》社二編室主任朱先樹在病榻上為我詩集作序;我還當選常熟市文學協會(作協前身)理事。我不喜應酬,多年來,把白天給了忙碌的工作并先后多次獲蘇州地方志系統以及江蘇省、全國先進;而夜晚則是閱讀與寫作的最佳時間。我曾被“榕樹下”大型文學網站首頁展示過,2006年后先后成為蘇州、江蘇省作協會員。大量作品發表在《詩刊》《人民文學》《星星》《揚子江詩刊》等省市文學期刊上,作品入選《網絡新詩年選》等數十種現代詩歌選本,先后出版詩集《夜之書:虞山》等6部。

在文學的道路上默默耕耘,讓詩歌的光芒永遠澈亮我生命的夜空,澈亮我這一顆詩壇的小石子。

作 者 簡 介

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江蘇省作協會員。詩作散見《詩刊》《人民文學》《星星》《四川文學》等。入選《中國網絡詩歌前沿佳作賞析》《中國當代詩庫》《2009最適合中學生閱讀詩選》等選集。出版有《夜之書:虞山》等6部詩集。

私 人 書 單

《九三年》(法國)雨果著

《凱旋門》(德國)雷馬克著

《老人與海》(美國)海明威著

《邊城》(中國)沈從文著

《等待野蠻人》(美國)菲利普·羅斯著

    聲明:所有來源為“常熟日報”和“常熟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0512-52778455,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責任編輯:陸怡文]

標簽:

pk10全天计划